• 打开微信扫一扫

    即可分享朋友圈

14年平均利润率不足1%,混改能否成浪奇最后的救命稻草?

美妆网特约 饶润平 2017-02-07 14:40:34 4485


随着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的启动,作为共和国长子的国企又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,日化排头兵浪奇也不例外。从财务报表上看,浪奇2016年营业额预计接近90亿人民币,位居立白、纳爱斯、蓝月亮之后,可谓本土洗化典型的“小四”。


不过,拿着这样辉煌的业绩,鸡年伊始都还要遭人耳光!这不,啪啪啪,前不久某知名媒体大腕在采该某国企领导时,无意中的几句性情中语,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几句耳光,重重地打在了浪奇脸上!简直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!


到底怎么回事呢?“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”?还是彼此间早有恩怨如今快意恩仇?或者是基友间玩自虐性的游戏炒作?笔者一路摸索问询后才发现,个中曲直,还得从浪奇的前世今生说起。


悔不该醉酒错杀了“高贤弟”


浪奇前身是广州硬化油厂(以下简称“油厂”),始创于1959年。像所有轻工企业一样,由于凭计划供应产品,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,油厂都还没有自己的品牌。直到80年代中期商品开始流通松动,才开始陆续创立高富力、万丽、天丽等品牌。80年代末,油厂正式以“浪奇”作为公司及产品总品牌,形成“浪奇高富力”、“浪奇天丽”等双品牌战略,高富力逐渐成为全国三大洗衣粉品牌之一,浪奇也蜕变成为华南地区最大的洗涤用品生产企业,其洗衣粉市场份额仅次于上海白猫位居全国第二。


1992年,浪奇率先启动了股份制改造和上市战略,从全民所有制改制为股份制企业,1993年又挂牌成为广州市首批上市公司之一。按照浪奇官方说法,“股份制的改造及成功上市,使公司确立了产权明晰、权责明确、政企分开、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,为浪奇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体制基础”。


然而,当时间来到1994年2月时,广州浪奇竟意外放弃自主发展权,与宝洁和黄有限公司合资3000万美元,组建了由后者控股的广州浪奇宝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广州浪宝”),并将自己所有洗衣粉产品,以及高富丽、椰树、万丽商等商标,移交给后者打理。


出人意料的是,随着合作的深入,宝洁旗下的碧浪和汰渍名声倒是越来越响,高富力年销量却由30万吨滑至3000吨,逐渐为人淡忘。而从1995年到2000年,浪奇在合资企业总共得到的投资收益只是2200多万,分得红利更是仅有600万元。


001372af7a891192ad864d.jpg


往者不可补,来者不可追


惨淡的业绩面前,吃了后悔药后的浪奇终于逐渐醒悟,便于2001年宁愿冒着3300万元的高风险代价,毅然及时地收回了高富力,连带着也逐渐取销了合资公司广州浪宝。


但几经周折后,浪奇也基本上失去了融资能力,成为一个壳资源。山穷水尽之下,浪奇不得不在大股东广州轻工集团的支持下,进行业务和资产重组。所幸与宝洁分手前,因还不能使用高富力洗衣粉品牌,浪奇机智地利用自身余威,另起炉灶地打造了全新的浪奇洗衣粉品牌,顺便开拓了高富力洗涤剂的一些市场。


但即使这样,待到浪奇想要正式全面扩张时,全国洗衣化市场已经是“城头变幻大王旗”,奇强、雕牌、立白、纳爱斯都在高歌猛进,蓝月亮也开始异军突起。特别是受国有控股机制导致的市场反应慢、商业运作不灵活等制约,复出后的浪奇销售额虽然表面上也在不断增长,甚至还先后获得多项 “中国名牌”、“中国免检产品”荣誉,但就其本身的品牌影响力及赢利能力而言,多少有点“浪得虚名”。


毋庸置疑,浪奇目前旗下品牌都还只是区域性品牌,在全国范围内的铺货面积不仅远不及国际日化巨头,即使与立白、纳爱斯、蓝月亮比,也存在很大差距;而根据《颜值战争:日化巨头中国争霸档案》资料显示,从复兴以来的2002到2015的14年时间里,浪奇总营业收入超过300亿,但创造的营业总利润却不到2亿,年均净利率一直都都没突破过1%。这样的赢利业绩,即使与银行普通存款的年化利率比,都有惊人差距。


2002—2015浪奇营业主要财务数据(引自饶润平专著《颜值战争:日化巨头中国争霸档案》)


QQ截图20170207154601.jpg


混改:浪奇最后的救命稻草?


浪奇如此长期性地潦倒裸奔,才导致被该媒体大佬“啪啪啪”:


“如果国企选对了领头人,他有‘全民财产信托人’的强烈责任感,有不能创造净现值就是一种耻辱和对人民犯罪的意识,有现代化的战略思维与创新能力,国企是能够搞好的,至少能够大大进步,大大减少对整个国家和纳税人拖累。”  


“躺在优惠资源上面,天天亏钱还要大讲政治,这样的国企是可耻的。”


需要强调的是,这番话并没有特别的针对性,但作为《颜值战争》中浪奇案例很长一段时间的关注者,笔者情不自禁地就联想到了浪奇。假如浪奇相关的领导人看到了这番话后,将是一番什么样的感受呢?我们不敢妄加揣测。但能够肯定的一点是,十多年来浪奇业绩虽然很令人失望,但其表面上的经营管理行为,似乎还是在不断地变革创新。


据悉,近年来浪奇不但积极地整合上游产业链,拓展上游化工原料的研发、生产和购销贸易业务,还坚持“乡镇深耕渠道”和“现代零售渠道”双轨并进的民用产品市场策略,同时压宝MES项目,积极探索绿色日化产业的发展方向,甚至因应互联网+的东风,借奇化网积极探索现代服务业发展方向,力争打造全国最大的网上化工原料现货交易平台。


然而,企业的天职是创造价值,其所有创新最终都应指向效率。作为共和国的长子的浪奇,即使是在过去国民经济高歌猛进的十多年时间里,其正常的经营业绩连基本的资金成本都弥补不了,到了当下整体经济下行期间,我们还能在其以上所谓的诸多“创新”之上,寄予多大厚望呢?


“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”,也许是很多国企业绩的真实写照,我们不能对浪奇过于求全责备。不过,笔者最后还是衷心地希望,当前的混合所有制改革,能给迷雾重重的浪奇,多少带去一丝新生的春风。


——本文独家节选自作者新著《颜值战争:日化巨头中国争霸档案》,修改后文章内容有较大改动, 仅为传递商业资讯和见解目的,不代表中国美妆网观点.

 

精彩评论

  • ...
     shallon

    秦朔很正直,说了大实话!不知多少人恨他!

  • ...

   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

  • ...
    平兄慧客厅

    浪奇的这九十亿收入中,应该过半是地皮等资源性收入,,,到股吧去看下,,很多股民对它怨声载道,,广州国很多国企其实都这样,贾府似的

一周热点事件
美妆百科更多

黄亚东

暨南大学生物医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

史学东

天玺国际创始人、董事长

张楚标

丹姿集团董事长兼总裁

联系我们
客服:020-31232056
广告合作:020-31232056 QQ交流群:565651725
微信公众号:cctop100
邮箱:zhenghb@cctop100.com
2元
选择付款方式:

去支付宝支付> 生成二维码